三明期货配资 杭州股票配资专员 镇江期货配资 股市走势 网上配资费用 吉林股票期货配资 正规期货配资平台 资阳股指期货配资 白城期货配资 期货开户 小麦财经股票配资 雅安股票配资 新乡期货配资 山东股指期货配资 181股票配资利息 威海股票配资公司 武汉三羊配资公司 期货配资开户 长春股票配资 十大配资平台app 昆山股票配资 正规配资平台 泰安股票配资 南京毅力期货配资 推荐股票配资平台 长沙股指期货配资 配资平台选银泰 漯河股指期货配资 济南鲁航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网站行情 股指期货配资开户 临平股票配资 炒股配资安全 濮阳股指期货配资 湖州期货配资 开封股票配资 百度

2000余条问题线索被起底的背后(人民眼·正风反腐)

——来自福建全面开展县级交叉巡察的报告

百度 解决了,总冠军跑不掉;解决不了,硬实力第一照样季后赛一轮游。

本报记者 孔祥武 钟自炜

2019-12-1406: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仙游县交叉巡察组干部在被巡察单位查阅文件资料。
  游晓璐摄

  厦门市一交叉巡察组工作人员从鼎美村的举报箱取出信访件。
  陈 蕾摄

 

  引 子

  在反腐败斗争中,每条问题线索背后,都有一个或长或短的故事。

  党的十九大要求,建立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的监督网。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提出,探索开展县(市、区、旗)交叉巡察、专项巡察等方式方法,着力发现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为破解基层熟人社会监督难题,2017年以来,福建省探索开展县级交叉巡察。截至2018年底,在所有设区市,成立了592个交叉巡察组,全面开展县级交叉巡察,移交问题线索2138条,立案审查435人。

  这2138条问题线索被起底的背后,每一条都映照着巡察利剑锋芒,每一条都折射着基层政治生态演进。

  

  人情与法理

  从人地两熟到人地两疏,破“关系网”,刹“说情风”,交叉巡察剑指熟人社会监督难

  面对两位民政局局长,何聪佩展露不一样的面孔。

  “如果让我去监督老领导,恐怕不好开口。”何聪佩,福建漳州市龙文区委巡察一组组长,他口中的老领导,现任龙文区民政局局长。

  不过,当何聪佩被交叉到南靖县巡察,在这个县的民政局局长面前,他不再拘谨,接连发问:“您所在支部有多少人?”“您的党费按月交还是按季度交?”“交多少?”

  对这些问题,这位局长都没有准确答出。

  “如果对方是我的老领导,一看第一个问题答不出,可能就不好意思追问了。不问,就不知道他对单位党建是否上心。毕竟,‘政治体检’是巡察工作的首要任务。”何聪佩带领的这个巡察组,还发现了南靖县民政局其他方面不少问题线索。

  南靖之行,是何聪佩第一次到区外巡察。在龙文区内,他已多次带队进行常规巡察,最难忘的还是巡察区农林水利局。

  那是两年前,何聪佩与时任区农林水利局副局长苏荣义谈话。他分管的内林双向泵站工程投资5600万元,是市里的重点项目,“工程延期整一年,为什么一拖再拖?”

  “施工质量不过关。”苏荣义避重就轻。

  何聪佩事实上已经掌握,苏荣义因自己中意的企业没中标,就对中标企业设卡,不是说这件设备不合格,就是嫌那件设备不达标,“目的就是让企业向他输送利益。”

  这时,说情的来了。

  何聪佩此前与苏荣义认识,但并不熟。龙文区不大,公务员总共四百来人,通过一个人就可以找到彼此熟悉的人。那段时间,何聪佩至少接到3位朋友的暗示:“没什么大的问题就过了吧。”

  何聪佩自然不会放过,按程序移交了这条问题线索。龙文区纪委监委对苏荣义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发现他违规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收受贿赂103.8万元。最终,苏荣义被追究刑事责任。

  “要放一马对组织说不过去,不放一马以后见面说不下去。”在推进市县巡察过程中,一些县市区的巡察组组长向漳州市委巡察办主任曾勇平吐露。

  不仅是漳州市,自2016年3月福建开启市县巡察之路后,各地普遍反映,县域地方小、人头熟,监督工作易受干扰,对深化拓展巡察工作造成一定影响。

  如何破解熟人社会监督难题?福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刘学新提出,把开展交叉巡察作为市县巡察工作重点,在设区市内全面开展县级交叉巡察,更好发挥巡察监督作用。

  效果如何?两组数据可见其力道。

  漳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林叶萍提供了一组最新数据:县级交叉巡察移交问题线索数量116条,是非交叉方式的4.1倍,其中移交县管干部问题线索43条,是非交叉方式的3.3倍。

  三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祝荣亮也提供了一组数据:通过交叉巡察,移交问题线索620条,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04人,占同期纪检监察机关处分数的33.66%。

  “市县基层是一个熟人社会,工作圈和生活圈界限不清,监督时经常会遇到人情干扰。”祝荣亮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说道。去三明工作之前,他担任过省纪委驻省直单位纪检组组长,当过省委巡视组组长。

  “担任纪检组组长的前一两年,发现驻在单位干部职工敢跟我讲真话。但是时间一久,就感觉不大愿意讲了,含含糊糊,可能他们有顾虑,觉得你在这边时间一长,跟张三李四应该会有点交情,我跟你反映问题,你能不能真正给我保密,要打个问号。”而在担任“一次一授权”的省委巡视组组长时,祝荣亮就明显感到大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作为一位干了30年的老纪检,闽侯县委巡察二组组长宋秀明深有同感:“在县里工作这么多年,副科以上干部基本都认识,有些还挺熟,而巡察聚焦的‘关键少数’,又正是这个群体。巡察就是去找问题,有时面子上难免过不去。”

  2017年,宋秀明率队巡察闽侯县人社局,发现他们挪用退管专项资金,在元旦、春节及重阳节期间,给在职干部职工直系亲属发放慰问金,明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我一位原来非常要好的朋友,当时是人社局退管办主任,对此事负有直接责任,受到党纪立案,现在碰面就觉得很尴尬。”宋秀明颇为唏嘘。两相对比之下,她对2018年率队赴福清市城头镇开展交叉巡察评价颇高。

  “在县里,每巡察完一个单位,朋友就少几个。”几位巡察组组长向三明市委巡察办主任袁富力“抱怨”。

  “这是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真朋友。”袁富力则开玩笑式地安抚他们。

  形式与实质

  既创新巡察方式,又坚持依规依纪,目的在于巡深察透

  接到交叉巡察南靖县民政局的任务后,何聪佩立马找领导“讨价还价”:“让我去可以,但组员可不可以由我来挑?”还开出“价码”:业务要精,素质要高,党性要强。他的理由是,这是龙文区第一次外派巡察组,代表区里的形象。

  领导爽快答应。何聪佩挑了5位组员,包括区审计局一位副主任科员、区财政局一位老财政。南靖县也很支持,配了一名副组长、一名联络员,都参加过常规巡察,有经验。

  “民政局属于业务性比较强的部门,两眼一抹黑肯定不行。”去南靖前,何聪佩带着组员来到龙文区民政局,请一位副局长介绍社会救助、低保等关注度高、容易出问题的民政工作情况。

  本来,何聪佩被安排巡察华安县民政局。“我赶紧给漳州市委巡察办报告,我在华安工作过几年,人头比较熟,申请调换个地方。”在开展县级交叉巡察过程中,福建严格执行系统回避、属地回避、亲属回避等回避制度。

  何聪佩属于漳州市派出的第二批交叉巡察组,被称为半建制交叉巡察,即副组长、联络员由本县巡察干部担任,组长和其他人员从其他县抽调。

  2017年5月,漳州市首次开展县级交叉巡察,派出4个组交叉巡察4个县区的民政局,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成建制交叉巡察:芗城区巡察长泰县、长泰县巡察华安县、华安县巡察芗城区,这种交叉巡察方式也称作推磨式交叉巡察;另一种是组合式交叉巡察,对人口大县漳浦,漳州市抽调东山、云霄、诏安等县10名干部组成巡察组,对漳浦县民政局开展巡察,这种交叉巡察也称作混编式交叉巡察。

  第二轮为何没延续第一轮的交叉方式?

  在曾勇平看来,第一轮方式优点明显,可以最大程度减少“说情风”影响,降低跑风漏气风险;但缺点也突出,组员对当地情况不熟悉,与当地相关部门沟通不够顺畅。而采取半建制交叉巡察,较好解决了外县人员环境不熟悉、工作切入慢、组员协调难等问题。在此后的县级交叉巡察中,半建制成为漳州交叉巡察的主要组织形式。

  交叉巡察是一个新生事物,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福建各地都在摸索,大都走漳州市的路子,形式各有特色,目前半建制已成为各地交叉巡察的优先方式。用福建省纪委常委、省巡视办主任游美萍的话说就是:“在探索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

  2018年2月,在总结省内各地探索经验的基础上,福建省委巡视办制定开展交叉巡察12条注意事项,对职责定位、对象确定、流程规范、工作保障等提出明确要求,目前已形成“省级领导、市级统筹、市县联动、县级交叉”的交叉巡察监督工作格局。

  发现问题是巡察工作的生命线。在依规依纪的前提下,不同的交叉巡察方式在发现问题上各显神通。

  一位科级干部,带队巡察由本县县领导兼任局长的公安局,有些勉为其难。交叉巡察,则让其不再为难。

  林善淦,闽侯县委巡察一组组长,在福州市统筹安排下,带队到马尾区公安局开展交叉巡察。

  在马尾区公安局,林善淦发现了两条问题线索:一是不少案子都结了,可是当初一些犯罪嫌疑人交的取保候审保证金,还躺在公安局账户上;二是一些案件法院都已宣判,涉案赃款还在公安局户头上,涉案赃物包括车辆还放在公安局院子里。

  收到反馈,马尾区公安局即知即改,让林善淦切身感受到了交叉巡察的力量。

  如今,不仅福建各设区市在探索县级交叉巡察,一些县市区还在探索乡镇之间交叉巡察,让清新之风吹拂山乡田野。

  “我们村的地被老书记低价发包了!你们管不管?”

  低到什么程度?1亩地年租金不到1元!这是当过12年扶摇村党支部书记的杨亚宗开出的价格。

  这条让人瞠目结舌的问题线索,就是龙文区通过交叉巡察发现的。进驻郭坑镇扶摇村后,几名党员向交叉巡察组反映,村里有200多亩集体土地被杨亚宗低价发包。

  巡察组查阅资料了解到,在杨亚宗的主导下,扶摇村与他的表弟陈建发签订了两份林地承包合同。一份是2003年签订的,标的是林地152亩,承包期30年,承包款3800元。另一份是2007年签订的,标的是林地80亩,承包期45.5年,承包款4000元。

  “算下来每亩地一年的承包价格竟然不到1元!周边同期同类型林地的承包价格却是6元。”交叉巡察组副组长黄新解凭直觉判断里面有猫腻。

  巡察组立即找杨亚宗谈话,了解到他是在村两委会议上,以直接宣布的方式代替研究讨论,将土地发包给陈建发,未经村民会议2/3以上成员或者2/3以上村民代表同意。

  巡察组将问题线索移交郭坑镇纪委进一步处理。2018年11月,扶摇村委会收回这200多亩林地,经2/3以上村民代表同意重新发包。杨亚宗受到党纪处分。

  纲举与目张

  不撒“芝麻盐”,牵住“牛鼻子”,紧盯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

  交叉巡察对象怎样确定?

  “就选‘有钱有权’的要害部门、大单位。”漳浦县委巡察办主任方晓明一语中的。

  群众痛恨什么、反对什么,福建就重点交叉巡察什么、纠正什么;哪里群众呼声高,就把交叉巡察指向哪里,把有限的巡察力量用在“刀刃”上。

  刘学新介绍,在巡察对象安排上,福建各地聚焦脱贫攻坚、扫黑除恶、惠民政策落实等领域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优先安排民政、住建和交通等部门作为交叉巡察对象,“因为这些部门行政权力集中、资金项目集中,群众关注度高。”

  喻滨滨就在交叉巡察中发现了条“大鱼”。

  2018年1月,将乐县纪委驻县检察院纪检组副组长喻滨滨,带领5名组员,根据三明市安排,到尤溪县交通运输局开展交叉巡察,担任副组长。组长由三明市纪委驻市发改委纪检组组长担任。

  “我们进驻几天后,没有收到信访举报件,在常规谈话阶段,个别干部提到老局长陈焕景,反映他长期使用施工单位业主提供的高档轿车。”喻滨滨了解到这一线索后,就从查这部车的费用开支入手,发现4年间报支费用30多万元,“这就不排除他们之间有不正当经济往来。”

  紧接着,喻滨滨调阅以前的信访件,查阅相关道路工程招标文件、合同,发现国省干线公路勘察设计施工项目有暗箱操作等问题,部分工程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未公开招标。

  巡察组综合分析后,初步判断陈焕景与工程项目相关方存在利益输送等问题,向三明市委巡察工作领导小组作了专题汇报。

  根据交叉巡察组移交的问题线索,经初步调查核实,2018年4月,尤溪县纪委监委对陈焕景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异地留置措施。

  2018年12月,三明市梅列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陈焕景有期徒刑10年。法院审理查明,陈焕景多次非法收受及索取他人财物共计508万余元,并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挪用公款归个人或私营企业使用,金额达3860万元。

  信访举报量,则是福州市选择交叉巡察对象的重要参考。“我们依据信访举报量排名,首先选定24个群众反映强烈的信访重点村、软弱涣散村、换届难点村,然后组织对其所属的24个乡镇、街道开展交叉巡察。”福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修兴高称之为“定向爆破”。

  “微腐败”危害并不小,它损害的是群众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

  “吴桂英可以享受低保,我为什么不行?我家比她家困难多了!”何聪佩带队交叉巡察南靖县民政局时,派组员到金山镇荆美村暗访,村民如是反映。

  接到报告,何聪佩马上召开碰头会,查阅吴桂英资料,并进村走访,发现了问题线索:吴桂英的女婿、县安监局办公室主任刘劲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打招呼说情,违规为其办理农村低保。

  后经南靖县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2012年,吴桂英以烈属身份和家庭经济困难为由获得低保,实际上她的孩子都已成家立业,有房有车,具有赡养能力。2014年,南靖县开展农村低保复核工作时,荆美村级低保评审团依规取消了吴桂英的低保资格。

  这时,吴桂英让刘劲辉帮忙恢复低保资格,刘劲辉找到共事过的金山镇民政办主任,请其出面协调。荆美村再次召开村级低保评审团会议,恢复了吴桂英的低保资格。

  此事经查处后,刘劲辉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吴桂英违规领取的低保补助金6944元被追缴。

  一时与长远

  不仅要发现问题,更要解决问题,做好“后半篇文章”

  交叉巡察南靖县民政局期间,何聪佩不仅暗访,而且明察——查账。

  何聪佩找人谈话中了解到县民政局原局长卢旭公车私用。有人向何聪佩“解释”:卢旭卸任局长后,仍任民政局主任科员,负责一个公路项目征迁,需要经常去厦门联系施工单位。

  何聪佩立即安排查阅会计档案,“查账发现多张节假日来往厦门的高速公路发票,哪有总在节假日去联系施工单位的?账面上有的跑不了。”

  线索即移交南靖县纪委监委。后经立案审查调查,卢旭先后7次违反公务车辆使用管理规定,在节假日使用公务车到厦门探望儿子和孙子。2018年6月,卢旭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退缴违规使用公车费用1091元。

  巡察发现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

  如何做好巡察“后半篇文章”?南靖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李琳认为,重点要从四方面谋篇布局:强化整改责任、强化整改督查、强化成果运用、用好问责武器。

  交叉巡察组反馈南靖县民政局的28个问题,已全部完成整改,并向社会公开;移交的11条问题线索已全部办结,立案审查6人。同时,深挖问题根源,民政局修订完善11项规章制度,扎紧制度笼子。

  蔡健龙最近也领略到了交叉巡察标本兼治的力度:一名职工,借款3万元,欠账22年,结果在交叉巡察期间归还了。

  蔡健龙是长泰县坂里乡人大主席,2018年12月,作为交叉巡察组组长,率队进驻南靖县山城镇。走进蔡健龙的办公地点,桌上摆着4个蓝色文件盒,装满了近5年来山城镇党政联席会议记录。

  “我用整整两周时间看会议记录,这个镇几乎每天早上都开会,2014年最多,开了247次。这一方面有重部署轻落实的形式主义之嫌,我们要向他们反馈;另一方面,会议记录对镇里大事小情记的巨细无遗,便于我们尽快熟悉情况。”蔡健龙从中发现一些干部职工的欠款问题。

  其中一笔让蔡健龙印象深刻,一名职工1996年向镇上借了3万元,以多种理由不还,“我们及时将这条问题线索移交山城镇整改,4天后,钱就到账了。”

  “外来的和尚”为什么“好念经”?一方面“上借下力”,另一方面“下借上势”,这就是交叉巡察的优势。

  连续两届换届都选不出带头人的厦门鼎美村,对这些“外来的和尚”更是感念不已。

  鼎美村坐落于海天一色的马銮湾畔,本村人口近3000,外来人口2500多,村内宗族矛盾突出,信访“大户”多,连续两届村级党组织换届选举,都没有选出村党委书记,只好由海沧区下派第一书记。

  马銮湾新城建设如火如荼,征迁几率高、项目投资大、外来人口多、租房需求旺,一些村干部看到了“商机”,带头违建30余处。不少楼房的间距,不足1米,一些院落犬牙交错,会车都困难。

  2018年3月,厦门市从思明区派出交叉巡察组,进驻鼎美村,主题是“扫黑除恶,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交叉巡察组一进驻就拆掉了村委会门口两个监控探头,让举报箱处于监控盲区,消除举报人的后顾之忧,并安排专人每天开箱取信,不久就收到42封举报信。

  “一个原来那么好的村,怎么搞成这样?”村里老党员痛心疾首的诉说,让交叉巡察组组长杨斯航百味杂陈。

  “巡察发现,鼎美村存在村两委与民争利问题;东孚街道党工委对鼎美村管党不力、治党不严,存在睁只眼闭只眼的问题。”交叉巡察组成员邱耿晖直言不讳,“作为‘最后一公里’,如果我们宽松了,全面从严治党就会落空。”

  “对交叉巡察移交的问题和线索,要件件有回音、条条作整改,对拒不整改、敷衍整改、整改不到位的,要依规依纪问责。”厦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孙明忠态度鲜明。

  交叉巡察过后,鼎美村违纪村干部受到处分,村党委、村委会先后顺利换届,选出了空缺两届的村党委书记;换届后接到的第一个征地任务,涉及村民145户,以往半年都难完成,现只用了50天;村两委拿出乡村振兴三年行动计划……鼎美村驶上“由乱到治”快车道。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本期统筹:蒋升阳 

  版式设计:张丹峰 


  《 人民日报 》( 2019-12-14 13 版)

(责编:冯粒、袁勃)
百度